期货中国

被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拐个神女做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二章 小吃货
    “砰砰!”

    小月儿抬头,烟花就在自己面前,小月儿开心极了,回头看了看冷漠说道:“冷漠姐姐,你看烟花!”

    “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烟花,好漂亮啊!”

    “嘿嘿,我也是第一次耶!”小月儿抬头继续看着烟花,脸上开心的笑容,她开心的可不只有此事,还为刚才做了一件勇敢的事开心着。

    “小公主,前面有卖糖葫芦的,你想不想吃啊?!”

    “嗯嗯。”小月儿拼命的点点头,好像小孩子都对糖葫芦没有免疫力,一听到有糖葫芦吃,小月儿连烟花不看了,直拉着冷漠往前面去。

    画屏幽没有地方可去,还是回了木屋里,他们住的地方周围没有人,索性这样也不会被放心,画屏幽进入房间,看到凝兮坐在床头,画屏幽来到桌前坐下来,倒着茶。

    凝兮起身走到画屏幽面前,闻到了画屏幽周身的酒味,生气的说了一句,“你怎么又喝酒了!”

    “画屏幽,你说话啊!”凝兮将画屏幽半天都不说话,只顾喝茶,生气的上前挥手将画屏幽手里的茶杯打在地上,就这样还不消气,将桌上的茶具扔地方,生气的说道:“本公主让你喝!喝啊!”

    “够了!”画屏幽突然吼道。

    凝兮看着画屏幽的样子,那个还是之前喜欢自己的人吗?!那个口口声声说过会爱自己生生世世的人,可是如今却不愿意看自己一眼,自己手受伤了没有过问,还冲自己发脾气。

    “你竟然凶我!”凝兮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凝兮,你是美之谷的公主,的确很高贵,可是不要以为所有人都必须把你捧着,我已经受够了!”

    “难道你就不想见小川了吗?!”

    画屏幽听到凝兮的话,心尖又疼了起来,凝兮知道画屏幽最在意什么,以前是画梧桐,现在是幸川,亲人是一个人最看重的。

    “够了,你除了孩子来威胁我,还有什么?!”

    “画屏幽!”凝兮一字一句的说道,“好,既然如此,从今日起,你就不是守护山掌门,也不再是幸川的父亲!”

    “谁稀罕做这个破掌门,守护山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小殿下说的没错,你永远都看不到别人的努力,在你眼里,除了自己,容不下任何人!”

    “沐离忧,够了,她那么好,还不是死了,哼,她是全天下最傻的人,既然她那么好,就不要将南初和绾青司放在我美之谷。”

    “画屏幽,你记住,本公主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凝兮生气的走出房间,画屏幽起身倒在床上,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公主殿下,不等等画掌门吗?!”

    “不必了,他已经不是守护山的掌门了,我们走吧!”

    长右回头看了看仙之山,便赶紧跟随凝兮身后,在之前同余来见过长右,无情托同余前来转达话,让她三日之内不要离开仙之山,可是现在不得行离开了。

    “师父!师父!”

    阿木匆忙的跑进来,同余正在院中烤着鱼,阿木看到吃的就忘了自己来做什么了,阿木赶紧拿着地上的柴往火里面加着。

    “哇,师父烤的鱼好香啊!”

    “寂秋师兄之前送了很多鱼和蘑菇来,为师也是突然有了兴趣来。”

    “寂秋师伯真好,还有狐若姐姐,他们去了步崖山,小九更厉害,去了天宫,哎,我最可怜了,要留在…”阿木侧身看到同余的眼神,赶紧说道:“还是留在师父身边最好了,师父会给我烤鱼吃。”

    “寂秋师兄他们是去打扫步崖山,那里是南初和绾青司以前呆的地方,三日之后是南初的祭日,也是我仙之山死去的弟子们的祭日!”

    “师父,当年是不是死伤了很多师兄啊!”

    “是啊!当年魔兽出世,召唤魔剑,仙之山和地府齐心合力抵抗,若不是离师叔最后以血祭剑,与魔兽同归于尽,可能你我都不存在了!”

    “离师公好伟大啊!”

    “离师叔是为师最崇拜的一个上神!”

    “那离师公是怎么将离宫交给师父的,师父有那么多师兄弟,你又不是最出众的,而且人木师伯还是离师公的…亲人…”

    同余将烤好的鱼放在盘子里,递给阿木,同余摸了摸阿木的脑袋说道:“是啊!为师没有掌门师兄的修为,人木师兄的刻苦,为师也一直不明白离师公为什么挑我?!”

    “不过师父最会照顾人了,瞧把阿木照顾的多好啊!”

    “贫嘴!”

    阿木低头吃着鱼肉,同余又拿过桶里的鱼,穿过鱼的身子,将它放在火架上烤着。

    “阿木,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事告诉师父?!”

    阿木赶紧抬头看了看同余,脑袋里回忆着,“嗯,好像是有事情要告诉师父,可是吃了东西以后,好像不记得了!”

    “真想把你这脑袋瓜子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如此小,连一点小事都记不住。”

    “糟糕!”

    “师父,公主他们下山去了,对,我刚才就是想告诉师父的,可是被师父烤的鱼吸引了。”

    “这有什么的,凝兮下山…”同余赶紧看了看阿木问道:“凝兮他们下山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才,我从剑林回来,看到公主,还有白长老和大法司,公主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气冲冲的!”

    同余赶紧起身说道:“不好!”

    “师父,他们这会应该都已经到山脚了,你现在去也劝不回来的,公主那个暴脾气…噗噗,走了也好。”

    “阿木!”

    “本来就是嘛,瞧她一天就知道摔东西,还有就是骂人!”

    “其实谁不是父母亲的宝贝,谁不是被人用手捧在手心里的,凝兮自己来就有公主脾气,她身后有美之谷撑腰,自然天不怕地不怕的!”

    同余又坐下来,拿过火架上的鱼,翻了翻鱼说道:“算了,他们已经走了。”

    “师父好奇怪啊!”

    “怎么个奇怪法啊?!”

    “你无情师公之前让我去见大法司,嘱咐她在这三日内勿要离开仙之山,恐有血光之灾,可是还是斗躲不过啊!”

    “该不会是…”

    “放肆!”同余呵斥道,阿木赶紧靠着同余,拉了拉同余衣服说道:“师父,我错了…”

    “凝兮虽说脾气大,可大法司毕竟是美之谷的人,她不会为难她的,只是为师担心,眼下还不知道何人将倾琉盏救走,为师担心他们有危险!”

    “原来师父是在担心大法司,我还以为…”阿木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了,同余赶紧将鱼拿了起来,还是烤胡了,同余正要扔了,阿木赶紧夺过去说道:“师父烤的鱼,阿木特别喜欢吃,就算胡了也喜欢吃。”

    “你个小吃货!”同余拿过碗乘着蘑菇汤尝了一口,自言自语说道:“好像没有狐若做的那个味道。”

    同余又赶紧拿了一个碗乘起来,端过来递给阿木说着:“喝吧!”

    “谢谢师父!”阿木接了过去,咕噜咕噜的喝光了满足的擦了擦嘴巴说道:“师父做的汤好好喝啊!”

    清竹匆忙的进入院中,人木在院中练习剑法,清竹赶紧扶手行礼道:“师父,公主殿下他们下山去了!”

    “发生何事了?!”人木停止手中的动作,将手里的五行剑递给清竹,来到桌前,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清竹赶紧说道:“公主殿下与画掌门吵架了,公主生气就带着大法司和白长老下山去了!”

    “你师兄呢?!”人木看到只有清竹一个人回来,赶紧问道。

    “师兄担心会出事,便跟着下山去了!”

    人木将茶杯里的茶喝完,起身说道:“白诺离确实有些问题,只是落尘不敢跟着下山,既然离开了仙之山,就不必管她们,清竹,你下去休息,为师亲自去接你师兄回来!”

    清竹扶手说道:“是,师父!”

    “公主殿下,仙之山下就是魔宫边境,我们要不要等天亮再走!”

    “不必了,本公主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白诺离从左浩宇手里拿过水壶,来到凝兮身边,扶手说道:“公主殿下,请喝水!”

    凝兮抬头看了看白诺离,侧身看了看长右说道:“我不渴,把水给大法司吧!”

    白诺离来到长右身边,扶手说道:“大法司,请!”

    “多谢白长老!”长右将水壶拿过去喝了一口,抬头看到白诺离嘴角阴险的笑了笑,长右赶紧看了看凝兮,只见凝兮起身来到长右面前,蹲下身,伸出手紧紧的握着长右的脖子,嘴角上扬的说道:“大法司,你以为你可以与绾青烟相提并论,你不过是母后身边的一条狗,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本公主。”

    “公主…你…竟然…”长右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办法使用法术,而且手脚都无法动弹,浑身无力,长右努力的发出声来。

    “水里有…”长右伸出手来,却又无力的摔在地上。

    “是不是浑身无力,本公主做事,何时失败过!”

    凝兮起身说道:“将她扔下去!”

    白诺离赶紧上前说道“:“公主殿下,她毕竟是大法司…”

    凝兮侧身看了看长右,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本公主可从来不认同她是大法司,大不了回美之谷告诉母后,就说长右想留在绾青烟身边,到时候母后肯定会将南初和绾青司扔出美之谷!”

    “无情上仙说会派仙之山弟子前去将…”长右还没有说完,便被白诺离抓起来,紧紧的握着她的脖子,不让她继续说话。

    “放开大法司!”落尘突然说道。

    落尘一直跟着凝兮她们身后,看到他们停下来休息,便悄悄的靠近,听到凝兮与白诺离的谈话,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出面,可是现实不允许他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