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中国

被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魂之泰斗 > 章节目录 第141章 塞翁失马
    这个时候,无心山庄内,无心的所有手下全部聚集而来,他们齐声喊道:“庄主!”

    无心颤声道:“大护法在此,还不统统跪下。”

    无心的一声令下,所有人扑通跪地,异口同声喊道:“卑职见过大护法。”

    灵塚冷笑道:“无心,你以为让这群饭桶给我磕头就算完了吗?”

    无心咽了一口口水,胆战心惊地道:“大护法,您有所不知,因为您来得太过突兀,卑职没有心里准备,其实……这五行盒正是卑职要献给您的。”

    灵塚道:“我问你,宇岢是不是被封在盒内?”

    无心只知道盒子里确实有人,却不知道是宇岢。既然灵塚已然察觉出宇岢在此,想必盒子里只能是他了。

    所以无心点了点头道:“应,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是吧?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早说?”灵塚质问。

    无心犹豫了一下,才道:“实不相瞒,这是卑职昨晚在去往金龙教的山路上无意中捡到的。只知道有人被封禁在里面,因为没敢打开,所以不能确定里面是何人。”

    灵塚冷笑道:“无心,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如果你敢跟我玩什么猫腻……”

    无心不待灵塚说完,立时单膝跪地,道:“不敢欺瞒大护法,之所以迟迟没有拿出来,实在不知这是何物,卑职担心恐对大护法不利,所有心中犹豫了。”

    灵塚没有开口,而是在心中暗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无心见灵塚没有做声,心里反而没底,他犹豫了一下,又言:“大护法,卑职还有一事要报,希望能就此将功折罪。”

    灵塚道:“这得看你所说的事对我的诱惑力有多大了,你且说来听听。”

    无心心中暗想:蝙蝠大王,对了保命,我也只能对不起你了……

    想到这,无心决定破釜沉舟,他道:“听探子们说,金龙教新生了一把绝世好剑,名为金龙宝剑。听说得此剑者可得天下,本来今天一早想去黑森林向您报告,不想您却提前来了。”

    灵塚疑惑:“金龙宝剑?”

    无心继续道:“探子们还说,宝剑就插在地上,可是,目前谁都无法拔出宝剑,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向您这样战魂灵力极高的人才可以拔出宝剑。”

    灵塚一听,自言道:“得此剑者可得天下……听上去到是很新鲜,有意思……”

    无心继续道:“听说很多人已经慕名而去,我是想,您可不能让他们捷足先登了,所以……”

    灵塚开口:“好,如果是真的,等我取回宝剑,重重有赏,倘若是假的……”

    无心接言:“倘若是假的,卑职甘愿粉身碎骨。”

    “但愿如此。”

    灵塚说着,面向悬浮在眼前的五行盒吹了一口气,五行盒瞬间向地面摔去。

    五行盒极速旋转,身在其中的宇岢和罗莎立时感到极度眩晕,宇岢一把攥住罗莎的手腕将她搂在怀中,急声喊道:“我们冲出去!”

    宇岢话音未落,立时爆出了玄冰神力――

    只见五行盒顿时蓝光一闪,瞬间被一颗急剧扩大的冰球撑破,直到冰球从弹丸大小扩大到一人多高,冰球灵光一闪,只听“砰”的一声,冰球瞬间碎裂,宇岢抱着罗莎飞身而出。

    这情形令灵塚和无心骇然一惊。

    “罗刹?”灵塚看到罗莎的第一反应和无心一样,他二人异口同声道。

    宇岢上前一步,挡在罗莎的身前,目光炯炯地瞪视着灵塚,道:“你就是灵塚,果然名不虚传,我们躲在五行盒内居然也能被你发现!”

    这是宇岢和灵塚的初次碰面,二人目光对峙,各自的眼神中爆射强劲无比的电光,电光飞闪,刹那间出碰撞出刺眼的光暴。

    这情形令一旁的人无不感到有一种被强烈震慑的感觉。

    灵塚道:“拥有先天灵气的人,战魂灵力的能量波与其他人有所不同,我自然可以分辨而出。”

    宇岢一听,顿时恍然大悟,他立时想到,原来在灵之峰大战时,在高空暗算自己的人就是他。

    想到这,宇岢冷笑道:“暗箭伤人,鼠辈所为。”

    灵塚诧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宇岢闷哼了一声,道:“那日在灵之峰大战,是哪个卑鄙小人在高空投掷暗器砸中了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灵塚阴声道:“你果然聪明,但是聪明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灵塚话音未落,已然出招,刹那间,他甩手一挥,一道紫色激光朝宇岢极速射来。

    宇岢回身一转,躲了过去,转瞬间,紫色激光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团光球,刹那间又反射回来。

    罗莎疾声喊道:“宇岢小心!”

    宇岢反应敏捷,向后空翻一跃,再次躲了过去,随即爆出了一百万级的战魂灵力。

    灵塚一把接住飞回来的光球,轻蔑地道:“我以为你有多强,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战魂灵力才一百万级的垃圾而已,去死吧!”

    灵塚说着,将光球再次抛射出去,光球瞬间暴散而开,幻化成无数道螺旋光束,朝宇岢力袭而来。

    宇岢也在同一时间抛出了金瑕镖,不计其数的金瑕镖与狂袭而来的螺旋光球碰击在一起,形成了强烈的爆炸,碰击而出的冲击波将周围花木假山,水榭楼台瞬间震成了粉末。

    罗莎和无心也在千钧一发之际闪到一旁。

    这个时候,宇岢和灵塚一并飞身而起,腾向空中,二人一番拳掌相拼之后各自推出一掌,以掌对掌,重击在一起,瞬间爆出一道巨大的彩虹光晕。

    彩虹光晕极速扩散,将一旁的小妖震得四处逃窜。

    无心趁机躲到另一座假山之后,静观其变。

    他心中暗道:真希望你们能打个你死我活,到时候我便可以省下不少的事。

    这时,罗莎见宇岢似有不敌之意,立时跃身而起,冲了上去。

    宇岢终于因灵力不足,定力不够,一下子被震了出去,然而,他的意志力却让灵塚骇然一惊,就在他被震飞之后,立时回身一转,悬浮在空中,瞬间爆出玄木神力。

    “玄木神力,万木枯荣!”

    就在宇岢使出玄木神力的终极绝招时,灵塚瞬间甩出一道黑色光圈。

    腾空而起的罗莎挥剑而出,她本想挡下飞来的光圈,不料,灵塚立时又甩出了一道紫色激光,罗莎回身一转,用长剑挡住了紫色激光,然而黑色光圈却在须臾之间套住了宇岢爆出的大树。

    万木枯荣幻闪而出的大树被黑色光圈套住,瞬间化为了粉尘。

    “万木枯荣已破,玄木神力简直就是个垃圾!”灵塚狂声笑道。

    宇岢和罗莎惊骇地互望了一眼,他心中暗道:灵塚果然厉害!玄木神力居然被他轻易破解!看来,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

    宇岢看向罗莎,道:“不要恋战,想办法脱身。”

    罗莎点头。

    就在这时,灵塚已然飞身而来,只见他双手反转,掌心灵光爆闪,朝宇岢和罗莎直击而来。

    宇岢和罗莎不约而同,各自爆出了灵光掌,直迎而上。

    灵塚阴笑道:“你们这是在螳臂当车!”

    一旁的无心也惊叹道:“宇岢这个家伙……不想活了吗?”

    宇岢和罗莎并排而上,宇岢道:“罗莎,能够跟你并肩作战,我宇岢死而无憾了。”

    罗莎也道:“我也是。”

    “你们两个一起去死!”

    灵塚心中暗道:只要宇岢一死,我就可以吸干他的先天灵气,哈哈哈哈……

    灵塚话音未落,三个人以掌相对,重击在一起。

    骤然间,一团超大气旋以排山倒海之势狂然而散,气旋瞬间将挡住无心的假山震成了碎末,强劲的冲击波一下子将毫无防备的无心甩了出去。

    与此同时,宇岢和罗莎也因为劲力不敌,被震飞出去。

    “竟然没死?有两下子!”

    灵塚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只看到宇岢和罗莎被震飞出去,却没有见到他们破碎的战魂。

    灵塚急呼了一声:“无心,你是死人吗?还不给我去找他们。”

    灵塚说着,朝数丈之外的另一座假山飞身而去,他四下寻望,却始终没有发现宇岢和罗莎的身影。

    这个时候,无心突然发现最大的一座假山上突然少了一个字。

    原来,在这座假山上刻有“无心山庄”四个字,现在却少了一个“山”字。

    无心愕然,暗声道:莫非……宇岢和罗刹进入了密道?不可能,除了我和蝙蝠大王,谁也不知道这个秘密。难道……是他们被震飞出去之后撞道了机关,才落入密道之内?

    无心正这么想着,灵塚再次怒道:“无心,你发什么呆?还不派人去找。”

    无心忙道:“是,大护法。”

    无心明知道宇岢落入了密道却不敢声张,因为他不想再让灵塚知道他更多的秘密。

    灵塚诧异之至:“人呢?我明明看到宇岢和罗刹被甩到了这里,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人了?”

    无心跟了过来,迟疑了片刻,才道:“呃,看来宇岢这个家伙幻身术十分了得,居然可以瞬间转移。不过……”

    灵塚怒道:“不过什么?”

    无心故意转移话题:“据我所知,罗刹的功夫并不高,战魂灵力不足一千,今日怎会?”

    灵塚闷哼了一声,道:“哼,她是不是罗刹还不一定呢,你马上去玉剑派,找玉面冷姬当面问清,告诉她,就说是我说的,倘若让我查出玉剑派的人真的和魔之窟以外的人有往来,我绝对不会轻饶。”

    无心很会顺梯爬,他立时道:“那么卑职还要不要去灵之峰?”

    灵塚心中暗想:秘密计划已经开始了,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对无心的惩罚和考验还是暂时放一放的好……

    想到这,灵塚深吸了一口气,道:“灵之峰迟点再去,派两个机灵的手下去玉剑派传话,你留下来,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宇岢找出来。”

    无心心中暗道:我就知道,他让我去灵之峰只是一气之下的惩罚,哼,待到蝙蝠大王成功之日,我一定会让你们魔之窟的这群家伙死无葬身之地。

    ……

    落入密道的宇岢和罗莎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地方?”罗莎莫名问道。

    宇岢开口:“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我想,至少现在咱们应该是安全的。”

    周围一片昏暗,不知道能通到什么地方。

    罗莎长吁了一口气,道:“宇岢,前面似路非路,感觉诡异至极,我们要不要往前走?”

    宇岢道:“目前而言,只能往前走了,无论前面有什么,总好过面对灵塚吧。”

    ……

    这个时候,南宫秋水已经把和宇岢在去往寒冰极地路上经历的一切告诉了寒冰。

    寒冰也将宇岢在灵之峰大战的全部经过讲述给了南宫秋水。

    他二人彼此互望着,一番感慨之后,南宫秋水向寒冰道出了自己和宇岢的关系。

    南宫秋水是一个飒爽之人,她不否认曾经的确爱慕过宇岢,但是,后来她慢慢意识到宇岢只是把她当朋友,当哥们儿,当知己,却没有当恋人。

    正是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她才意识到,自己和宇岢确实只适合做朋友,做知己……

    寒冰内心忐忑,百感交集,他只是低叹了一声,却没有说什么。

    这个时候,南宫秋水忽然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完全恢复,她深吸了一口气,双目一闭,试着开始运气,当她把气息运于丹田的一刻,周身骤然灵光一闪,瞬间爆出了五十万级的战魂灵力。

    刹那间,自她体内散出一团强劲的气旋,气旋翻滚,将化灵池的温泉震得四溅飞扬。

    与此同时,也把一旁的寒冰震出了数丈之外。

    “啊……!”寒冰一声喊叫。

    南宫秋水立时翻身一跃,幻身一闪,瞬间挽住了差点撞在石壁上的寒冰。

    二人一番旋转之后,轻盈地落地上,南宫秋水关切地问:“寒冰,你有没有受伤?”

    这情形令寒冰震惊不已,他惊骇地瞪着南宫秋水,愕然道:“姑娘,你……你居然可以爆出战魂灵力?”

    南宫秋水同样感到不可思议,她不知所措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现在的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战魂所爆出发出来的灵力……”

    寒冰虽然费解之至,但是他却发自内心的为南宫秋水高兴,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容。

    寒冰欣然地道:“这是你的战魂灵力,我能感觉出它强大的威力,应该不少于五十万级!可是,可是我不明白,化灵池将我和玉面冷姬的战魂灵力全部封禁,而你却没事,这太不可思议了!”

    南宫秋水想了片刻才道:“会不会是魔玉瓶的原因?我被困在魔玉瓶里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有一种什么莫测的灵力环绕在我身边,事实上,直到从魔玉瓶里出来再到化灵池内,那种神秘灵力一直没有消散,然而,就在我刚才爆出五十万级战魂灵力后才发现那种神秘灵力消失不见了。”

    寒冰恍然大悟:“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南宫秋水诧异中带着些许兴奋:“这会不会是做梦呢?会不会是幻觉,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相信我,这不是梦,姑娘,祝贺你!”寒冰道。

    南宫秋水丹唇微抿:“我的名字叫南宫秋水。”

    寒冰深吸了一口气,悦然道:“南宫姑娘,很高兴认识你。”

    南宫秋水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寒冰,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这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世界里,萍水相逢,你却能舍身相救,可见世间总有温情在……”

    寒冰更是感慨万千,他叹然道:“其实,要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人与人的邂逅充满了神奇,能够遇到你,真可以说是一种天定缘份,我要感激上苍,因为缘份让我的灵魂发生了质的改变……”

    寒冰这次终于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地吐露出来了,这番话就像一颗埋藏在冰山下的种子,因为寒冷始终无法萌芽,经过这次生死的洗礼后,“种子”终于感受到了真正的温暖,萌芽而生了――

    他继续道:“以前,他们总说我是一块冰,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那个时候,我也认为自己真的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尽量不接近任何人,去冷漠所有人。现在,我感觉自己彻底变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温暖的世界,因为我们都是有感情的,因为有了感情才会温暖,而你,正是我感情的开发者,是你把我的感情开发出来的,让我对生命和生活有了新的认识,新的憧憬……”

    南宫秋水看着眼前这个能说会道的英俊无比的男人,她突然想到了宇岢,然而,宇岢在脑海中只是一闪而过,最后充盈在眸子里的还是寒冰。

    南宫秋水凝视着寒冰,春心浮动,幽然地道:“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然而,人与人之间还有一种复杂的感情,更为微妙,它会在你不经意间轻轻而来,可是,也会一不留神悄悄而去……”

    寒冰不待南宫秋水说完,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她的嘴,轻声道:“嘘……我不会让它悄悄而去,正如它轻轻的来,激荡起我无限的情怀,再留下一片感慨。”

    南宫秋水本想用手轻推开寒冰的手,却被寒冰那带着寒气的大手紧紧握住,寒冰又道:“你说的那种感情是不是爱情?”

    南宫秋水淡然一笑,没有开口,寒冰看到南宫秋水甜美的微笑,恍然大悟,激动地道:“你的表情已经答案告诉了我。”

    就在这个时候,寒冰和南宫秋水所在的地洞开始剧烈地震荡起来。

    与此同时,宇岢和罗莎也感觉到了同样的强烈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