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中国

被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凡药尊 > 章节目录 第2488章 洪天明
    书籍是刘浩用来了解这个纪元之界所用的。

    而丹炉等辅助工具是用来尝试着炼丹炼器所用的。

    毕竟,这是纪元之界,和劫界是不同的。

    炼丹炼器的情况可能是有差别的。

    所以,刘浩要先弄清楚情况。

    对于炼丹炼器,他还是对自己的本事有着绝对自信的。

    只要弄清楚了情况,他相信自己就可以很快的入手,在纪元之界同样也可以成为一位出色的药尊。

    而他之所以这么急着要先成为一个药道高手,也是因为他自己本身的问题。

    就他的身体素质而言,等闲的丹药,作用是不大的。

    就好比那位便宜师傅李文风给他的‘元灵丹’,对方说是上等丹药,可对他来说可能最多能发挥出一成的药效。

    因为,他之前已经服过一枚成色更高的‘元灵丹’了。

    那是方龙让张亮给他的。

    说是让他自己试着炼化试试看,看看效果如何。

    结果,也就刚刚有一成出头的效果。

    也正是因此,刘浩才想着要早点将纪元之界的丹药体系弄清楚。

    只有这样,他才能自己炼制自己服用的丹药,而不需要去麻烦别人。

    ……

    同一时间。

    刘浩在研究丹药知识的时候,另一边,龙阳宗大长老洪天明的洞府内。

    “弟子见过师尊。”

    左元昆双手一拱,行礼道。

    “恩!”

    洪天明从打座的状态之中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左元昆,问道,“来找我,所为何事?”

    左元昆就问道,“师尊知不知道八长老收了一个位弟子?”

    “李文风收弟子了?”

    洪天明眉头一皱,问道,“我记得,现在不是龙阳宗招收弟子的时候吧?难不成,他自己碰到了一个有天赋的好苗子?”

    说着,又摇了摇头,“不对啊,如果真是有天赋的好苗子,以老五等人的性格,应该不可能坐视,肯定要想办法把人抢过去的。”

    又道,“而听你的意思,这个弟子,他已经收下了。”

    “是的,已经收下了!”

    左元昆点点头,回答道,“不仅收下了,而且,还开了不少方便之门。”

    “哦!”

    洪天明听得此话,似乎来了兴趣,笑问道,“说说,开了哪些方便之门?”

    左元昆说道,“这个人一入宗门,就进入了‘精英殿’。”

    “很正常,李文风毕竟是长老。”洪天明点点头,道,“而且,这也是他的第一个弟子,这个面子,是肯定要给的。”

    “不仅如此!”

    左元昆继续说道,“此人进入精英殿还不需要经过任何的测试,以及考核。”

    “甚至,还不占用任何的资源,不影响任何人。”

    “简单来说,就是八长老这个弟子就是挂了一个精英弟子的名额,然后,就可以动用精英殿的资源。”

    说到这儿,左元昆就抬头看向了洪天明,道,“师傅,就连我当初入宗的时候,都没有这等待遇,他何德何能享受此等待遇?”

    听得此话,洪天明就笑了,“听你的意思,你是嫉妒他了?觉得不公平了?”

    “我会嫉妒他这种废物?”

    左元昆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他配吗?”

    说着,又是无比气愤的说道,“我只是宗门如此的处理方法非常的不公平!”

    “那个废物若是真有天赋也就罢了,可偏偏天赋普通,实力也不强,说句不好听的,他连童志明那个废物都不如。”

    “让他和童志明那个废物打一场,证明一下自己,他都不敢!”

    “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

    听得此话,洪天明就问道,“你仔细跟我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

    左元昆点了点头,便是开始讲述今天发生的事情。

    洪天明听完之后,再次笑了起来。

    接着,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左元昆的肩膀。

    说道,“元昆啊,还记得我之前是怎么教育你的吗?”

    “记得!”

    左元昆回答道,“师尊的教诲,弟子怎么敢忘?”

    洪天明就问道,“那我问你,作为龙阳宗这一代最杰出的人物,你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您说,首先,要有责任心。”

    左元昆回答道,“就像是狼王保护狼群一样,我也要保护好我们龙阳宗的弟子,不能让他们受到任何的委屈,要站出来给他们主持公道。”

    “其次,也要有包容心,心态要好!”

    “不要动不动就对弟子们横加指责,打骂,或者刁难。”

    “更不能在自己的弟子们面前耀武扬威,只有在外面强横,方能彰显我的本事。”

    “然后,还要学会用脑子。”

    “对下面的弟子们,要做到公平公正的同时,也让他们觉得舒服。”

    “不能让他们对自己产生意见。”

    “第四点,就是要有带头作用。”

    “凡事对宗门有利的事情,或者,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都要带头去做,而且,要做好。”

    “最后,如果想成为一位合格的领导者,还要具备一定的杀伐果敢手段。”

    “强者,要不居小节,做大事,要不折手段。”

    听得此话,洪天明微笑着点了点头。

    说道,“还不错,都记着。”

    又问道,“那你知道你今天错在哪里吗?”

    “师尊,我并不觉得我这么做有什么错。”

    左元昆回答道,“我都是按照您的教导做的。”

    “首先,此人坏了宗门的规矩,虽然,这个规矩是宗主坏的,但,坏了就是坏了。”

    “我作为三代弟子之中的领导者,主动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这算是给其他的弟子起到一个表率作用。”

    “面对不平之事,我们不应该当缩减乌龟,我们就要勇于去面对强权。”

    “虽然,失败了,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也是因此,我心里就感觉很不舒服,所以,才想来找师傅您开解一下。”

    洪天明就笑了。

    “你不是来找我开解的,我是想来找我了解这个刘浩的信息的。”

    洪天明说道,“你就是想知道这个刘浩到底是个什么人,值得宗主如此护着?”

    左元昆脸色微变,道,“师尊,弟子绝对没有这样的心思,弟子……”

    洪天明手一摆,道,“你是我教出来的,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会不知道?”

    “是!”

    左元昆不敢狡辩,点头道,“弟子确实是这样想的,请师尊责罚!”

    “你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错,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洪天明笑道,“我之所以让你回忆一下我的教导,就是想让你自己想清楚你错在哪儿了!”

    “不过……”

    一顿,又笑道,“看你的样子,似乎还没有明白,你错在哪里了!”

    左元昆立马说道,“弟子愚钝,还请师尊明示!”

    “你不知道,也不能说你是愚钝,而是你的思维模式有些固定,还没有改变过来。”洪天明说道,“这也要怪我,是我教的太固定了。”

    “就拿今天这件事情来说吧!”

    “本质上,你的做法是没有错的!”

    “既然有人要恶意破坏规则,那你作为规则之内的人,而且,还是这些规则之内的人的领头者,理应站出来说话。”

    “但,你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点!”

    听得此话,左元昆下意识的就问道,“师尊,您说的是哪一点?”

    洪天明问道,“规则的制定者是谁?”

    “这个……”左元昆小心的回答道,“应该是宗门以前的那些祖辈吧?”

    洪天明摇摇头,道,“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啊!”

    又道,“那我就再问直白一点,现在,我们龙阳宗的规则的掌控者是谁?”

    左元昆立马回答道,“宗主!”

    “对,是宗主!”

    洪天明点点头,回答道,“规则是以前的祖辈流传下来的,但,他们只是制定者,具体的掌控者实施者,还是宗门的掌门。”

    “掌门说这条规则不行,要改!”

    “那就得改!”

    “也许,有一些重大的规则掌门无法一人言决定,但,大部分的规则,或者,一些不影响大局的规则,掌门是完全可以一言决定的。”

    “不要说是你,就算是我,也没办法改变。”

    “打个简单的比方,纪元之界的天规谁能改变?”

    “除了规则掌控者,还有谁能改变?”

    “改变不了的情况之下,我们该怎么办?”

    “找他拼命?和他叫板?”

    “先不说他会不会理你,就算他理你,你觉得,他会把你当回事吗?”

    “不要说是你了,就算是纪元之界的那些强者,他也不会当回事的!”

    “换到我们身上,也是同样的。”

    “宗主的决定,你能改变吗?”

    “你这样不断的质疑宗主的决定,这不是公然质疑宗主的权威吗?”

    “也就是因为你的天赋不错,又是我的弟子,在宗门的地位颇高,这才没有人跟你计较。”

    “若是换作其他人,估计就得倒霉了。”

    一顿,洪天明继续说道,“你要记着,我跟你说的那些适用范围是同辈弟子,以及面对和龙阳宗同级别的外在势力而言。”

    “假如说,别人强你太多,地位高你太多,为师教你的东西是不能用上的。”

    “因为,对他们没任何的意义。”

    “他们要杀你,要动你,全凭喜好,你若是触怒了他们,他们根本不会放过你的。”

    听得此话,左元昆的脸色猛的一变。

    立马拱手道,“弟子明白了,是弟子太愚钝了,不懂变通。”

    “不是你不懂变通,是你太顺了,以至于你有点目中无人了。”

    洪天明笑道,“好在是你还算聪明,知道来找我,若不然,你再这样下去,可能以后碰到更大的问题时,就算是想找我也晚了。”

    “师傅教训的是,弟子记清楚了。”左元昆回答道,“以后,一定多向师尊请教。”

    洪天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然后说道,“其实,这一次的事情,对你是有好处的,早出问题,就比晚出问题要好,所以,真要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李文风和他的弟子。”

    “……”

    左元昆就有点尴尬了。

    我还要感谢他们?

    我特么就想着怎么将那个刘浩给赶出去呢。

    “不过,我听你的口气,似乎对那个刘浩意见很大,很想赶他出去。”左元昆偏了一下头,看着他,说道。

    左元昆不说话了。

    算是默认了。

    洪天明就笑道,“看来,那小子是真的得罪你了。”

    “不瞒师尊,那小子实在是太狂妄了。”左元昆回答道,“他不尊重我也就罢了,居然还无视我,我确实对他有很大的意见。”

    “有意见,那就让他知道你有意见。”

    洪天明回答道,“你是龙阳宗这一代的首席大弟子,是我洪天明的弟子,是这一代弟子的领头者,他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还能翻得了天?”

    “他只要龙阳宗一天,就得讲龙阳宗的规矩。”

    “宗主保得了他一天,还保得了他一辈子?”

    “今天搞不了,十年之后呢?”

    “百年之后呢?”

    “机会多的是,你急什么?”

    “你又担心什么?”

    “你之前不是还说他连废物都不如吗?”

    “既然,对方连废物都不如,你这么在意他干什么?”

    “你未来如果想当龙阳宗的宗主,就要将目光放远一点。”

    “不要总把一些小事,一些小仇小怨太过放在心上。”

    “像这种货色,等宗主不关注他了,等他身上的那层宗主光环消失了,以你的能力,随便一点手段,就可以让他滚出宗门了。”

    左元昆立马点头。

    承认错误道,“师尊教训的对,是弟子太沉不住气。”

    “元昆啊,师尊能教你的东西有限,更多的东西,还需要你自己去悟!”

    洪天明又教育道,“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要学会合理的利用规则。”

    “远的不说,就说我们龙阳宗。”

    “李文风和其他七位长老的关系都一般。”

    “甚至,和其中的某两三位长老关系还比较差。”

    “但,大家表面上都没有表现出来。”

    “一副很和气的模样,可,你再仔细看看他李文风在龙阳宗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