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中国

被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唯我主宰 > 章节目录 第2370章
    可现在他却不是,奶奶的年纪大了,实力能够提升到如此地步已经不容易了,所以如果你去了,那么南柯家族就彻底的暴露在轮回府的眼皮子底下,就算是他们忌惮圣地的两大高手,可是他们可以隐藏在暗处,处处对我们动手,那么我们依旧无法招架的住,所以不论是为了你父母,还是为了你自己,更或者是为了南柯家族的未来,你都要保证你自己的身体,你现在是南柯家族的顶梁柱,你要是倒下了我们就跟着全面倒下。”沈老太君深吸口气,理了理南柯睿额前的长发,再次慎重的提醒南柯睿道。

    “奶奶,小睿记下了。”

    南柯睿也严肃的点点头,拍着胸脯朝沈老太君保证道。“我与轮回府只有一个能够继续走下去,那么我想肯定是轮回府被灭,我一定会成功的,轮回府没有消失,我就不会倒下的。”

    “有信心是好的。奶奶也希望你能够旗开得胜,实力再上一截。”沈老太君拍拍南柯睿的肩膀,嘴角浮起一丝慈祥的笑意道。

    “奶奶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南柯睿攥紧了拳头,一脸的坚定。

    “嗯。”沈老太君满意的从南柯睿手里接过那魔幻狼铠幼崽里,满是欣慰的离开。

    “我一定会成功的。”南柯睿一直目送沈老太君离开,紧攥着拳头,目光异常坚定的道。

    待沈老太君离开,南柯睿略微盘算,南柯战订婚仪式在三天后举行,那么也就是说他还有三天的时间准备,虽然南柯睿觉得没有什么可准备的,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交代一下的,比如李才什么的,总得跟他们打声招呼,省的到时候自己悄无声息的离开,让他们在背后里骂自己。

    南柯睿舒口气,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去跟他们告声别,遂离开蜃梦庄园,去跟他们这些小时候的弟兄们好好聚聚,毕竟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甚至一不小心有可能都会永远挂掉。

    ‘百宝店’的大门砰的一声南柯睿一脚踹开,让正在打着瞌睡的李才猛地跳起来,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妈的!哪个不长眼的混账玩意,竟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当老子好欺负是不?!简直是活腻歪了,你要是想死怎么不去蜃梦庄园嚣张,那样你会死的更快些,更惨烈些,甚至还会名流千古。”

    “老滚,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张口闭口拿本少爷做挡箭牌,难道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还是你觉得你这样狐假虎威很嚣张,很霸道,很有气势?”南柯睿的身影伴着李才那咒骂声中走了出来,一副玩味的看着气焰嚣张跋扈的李才,连讽带刺的说道。

    “我勒个靠,你丫的怎么会在这里,我前些天去给战哥送订婚礼物,听说你还在闭关,没想到你这次这么快就搞定了,效率真不是盖的。”李才慌忙转移话题,他可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省的被南柯睿就出小辫子不放,那样自己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以后见到他怎么还能抬得起头来。

    “难道你觉得我还需要多长时间,要不是我出关及时,哪会见到你这么无耻的一面。”南柯睿根本没有理会李才的话题转移,继续自顾的说起来,根本没有理会李才那无语的表情。

    对南柯睿来说,李才是他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他的脾气南柯睿一清二楚,若是李才真的拿着他的招牌胡来的话,那南柯睿绝对会对他动手,但李才肯定是在开玩笑,虽然话中的意思很明确,但南柯睿却明白,他根本就没有那意思。

    虽然现在南柯家族的地位在帝国暴涨,影响力也比起皇室还要更甚,但是相比之前李才那低贱的地位,南柯家族当初的地位虽然比现在要差一截,但是李才想要借势的话,也是一句话的事,根本不需要费多少功夫,而且南柯睿那时候也乐的他借,可是李才却倔强的没有丝毫动作,他能够有今天的地位,应该说有八成是靠着他自己打拼出来的,虽然不排除其中有南柯家族的影响,但也绝对不可否认李才自己的才能。

    “少来了。”李才无奈的耸耸肩,上前搂着南柯睿的肩膀,真诚的问道。“你这次闭关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南柯睿单单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一句道。“你猜呢?”

    “照我对你多年来的熟悉,你这次应该是成功了,不过这次的时间怎么会这么短,是不是你的晋级实力增长的不大?”李才略微有些担心的道。

    “你看我是那种低端水平的人吗?”南柯睿一副不屑的嘀咕一句,甩给他一句脏话。

    “不像,但是这次的时间确实是太短了。”李才依旧有点怀疑,始终抱着那种态度。

    “时间短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失败,你这种理论只适合于一般情况,像我这种特殊个体是不适应的。”南柯睿难得的自恋道,南柯睿除了亲人,也就有几个人面前才会表现出这样难得随意玩笑的举动。

    “不得不说,你确实是属于那种非正常人类。”李才也毫不客气的赞美一句,不过听在南柯睿耳中是那么的别扭。

    “你是在褒我呢,还是在贬我呢?”南柯睿一脸的无语,不过一把搂住李才的肩膀。

    “说真的,这次我确实是提升了,而且提升的还不是一点半点,至于具体如何跟你说了也是白搭,反正你又不懂。”南柯睿玩笑的说起来。“不过我曾答应过你,跟你带个礼物,现在这个诺言要实现的时候了。”

    “噢?什么礼物,快拿给我看看,我已经期待很久了,只是你一直没有动静,我脸皮薄,也没好意思跟你索要。”李才一副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看他的表情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样子,简直就是双眼放光,恨不得南柯睿立马将礼物拿出来,他也能好好品鉴一番。

    “屁呀!”南柯睿直接破粗口,不过还是随手从星雷岛拿出一颗魔幻狼铠递给李才道。

    “你是知道的,我有一只魔幻狼铠,而这颗兽卵就是我那颗魔幻狼铠分裂出来的子铠,你只要滴血认主,就会让它破壳而出,最重要的是它会成为你最亲近的伙伴,只要认主成功,它和你将会是一体,不再分离。至于具体功能,我以前都曾跟你说起过,你应该很清楚才是,我就不再说了。”南柯睿没有具体去介绍魔幻狼铠的神效,只是随意的说道。

    “什么?!竟然是魔幻狼铠,你丫的不是说你没有嘛?怎么会还有,你原来一直都是在骗我就是了,靠,我竟然还信了你的话,真是见鬼了。”李才一把将魔幻狼铠的兽卵夺了过来,一脸激动的小心翼翼的观摩起来,同时还不忘,骂骂咧咧的说道。

    “我那时候确实是没有,现在这子铠也是母铠刚刚分裂出来的。”南柯睿跟李才说谎脸不红心不跳的,根本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信……才怪!”李才朝南柯睿翻了翻白眼,一副根本就不相信的表情,嘴一撇将那颗子铠的兽卵紧紧攥在手里,生怕南柯睿会反悔抢了回去似的。

    南柯睿无语的摇摇头。“我靠,收起你那猥琐的表情,我可没有你表现的那么夸张,更没有那么不堪。”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李才根本没有理会南柯睿那话,继续自顾研究起那颗兽卵,片刻后收起之前的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脸郑重的顶着南柯睿,用严肃的表情问道。

    “小睿,你今天来不会就是单单为了给我送子铠吧?你是不是要打算动手了?”

    “是啊,该是动手动时候了,这次来就是提前跟你打声招呼,省的到时候我偷偷离开,让你在背后诅咒我,同时我也为自己留条后路,免得我没被对方杀死,反而死在你的诅咒之下,那就有点亏大发了,你说呢?”南柯睿半开玩笑的说道。

    他可不想将离别的氛围搞得严肃兮兮的,反正都是要离开,都要是面对,与其在严肃的氛围下还不如来点轻松点,有什么说什么,再说谁敢肯定自己这次去就一定是不好的事,照自己看来这次是一次机会,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让自己更好的去锻炼,更好的去磨练自己的意志,甚至还会有可能在这次压抑的气氛下能够让自己有幸突破,真正的踏进武学的殿门。

    “要是你这次还想像上次那般偷偷摸摸的溜走,我肯定会跟你不算完的,也绝对会不停的诅咒你。不过看在你这次表现良好的情况下,那我也就说句好听的,希望你能完好的回来,我们都在密州等着你。”李才上千伸出双手将南柯睿抱住,并拍拍南柯睿的后背,郑重的说道。

    “那是自然[笔趣阁 ]!”

    南柯睿也被这种气氛感染,反搂着李才,坚定的说道。“老滚你就放心吧,我现在的实力虽然不敢说一定能够让他们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至少保命的实力还是有的,就算一时搞不死他们,他们要想弄死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也正是如此,我这次出去的时间或许会有点久,因为我需要寻找各种机会对他们进行攻击,这次我不将他们彻底的铲除,绝对不会回来的。”

    “一切小心,我相信你有这份实力,也极力支持你的选择!”李才拍拍南柯睿的肩膀再次用坚定的语气道。

    “对了小睿,左摘星那混账玩意曾想托我的关系,想跟在你身边混,不过我没有答应他,只说见了你后跟你提一下,其实左摘星那混蛋还是不错的,身手和实力,当然尤其他的为人,都是绝对可靠的,若是你需要帮手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将他一起带上吧。”李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忙开口朝南柯睿提道。

    对李才来说现在能够给南柯睿多找点帮手就多找点,他虽然相信南柯睿,但是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对方的实力摆在那里,而且经过数千年的繁衍,根基之深谁都搞不清楚,若是贸然进去的话对他们来说都将是一场变故,一旦出现问题,就算是南柯睿自恃实力强劲,可有的时候再强也有打盹的时候,到时候就不是南柯睿能说了算。而左摘星恰好属于那种旁门左道的高手,若是有他在南柯睿身边帮衬,那对南柯睿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若非自己的实力不够,跟在南柯睿身边只会给他添乱的话,他肯定会第一个冲上去,哪会眼睁睁的看着南柯睿向前冲,自己却只能站在他后面看着,替他着急,作为兄弟,他绝对很对不起南柯睿。

    “左摘星?”南柯睿闻言一愣,顿时明白李才的想法,心底不禁涌起一丝暖意。

    拍拍李才的肩膀,淡淡一笑道。“老滚谢了,不过我这次的对手就算是老裘那家伙都有可能会使不上劲,更何况是左摘星,其实你的想法我明白,但是我这次的对手实力太强,左摘星跟着我只有去送死,他虽然旁门左道的技艺精深,可是面对对方,他的技巧再强,最诡异,在强大的实力面前都是虚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的余地,恐怕连充当炮灰的角色都没有。”

    “我说的都是真的,或许在密州城,左摘星的实力也以算是不错,可是比起对方来说还真的差了不止一截,所以你的建议就算了,难道你想左摘星跟着我去送死?”

    “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我想多一个人总归多一份力量,况且左摘星也不是累赘,可是现在听你一说,你的对手实力怎会强大到那种程度,那样的话你岂不是很危险,那你怎么还会去选择对抗,你丫的是不是疯了?还是脑袋进水了。”李才顿时着急起来,原本他并不担心这些,可是现在由不得他不去担心,毕竟听南柯睿的意思,对方的实力太强,强大到连左摘星都连充当炮灰的角色都不能的地步,你让他还如何镇定,还如何能够不着急。